FAMILY 健康養生
  • 心理攻防戰梁若芊 加入最愛專欄 [本欄逢周四更新]
  • 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碩士及博士、香港心理學會院士。事業的第一個十年在香港懲教署及加拿大的聯邦監獄任職臨床心理學家。第二個十年在青山醫院門診部工作及推動社區心理健康教育。第三個十年在大學裏主理輔導和心理培育之責。

    曾任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參與領導蘭桂坊事件、八仙嶺山火、嘉利大廈沖天火災,及參與南亞海嘯和四川地震等義務社區災難心理服務。現為亞洲創傷心理研究學會副會長。

    九十年代和千禧千代初曾經活躍於跨媒體心理健康教育。出版著作及專業興趣包括抑鬱症、心理困擾、愛情心理、災難創傷心理、多元化融合社會等。

【自救的鑰匙】如何從「無聲吶喊」中醒覺並接受治療? 2017-02-16收藏文章
  • 我要回應

  這是令人不安的一週。地鐵縱火及自焚、學童自殺、倫常殺妻自殺事件都出現在新聞版。大家又熱烈地討論增加精神科服務、心理治療、精神心理健康教育等的重要性。

 

  增加人手,擴展服務固然重要,但是病人和家屬教育更加不能忽視。這並不是指那些比較皮毛的一般全民普及的精神健康教育,而是對本身所患的病的深切認識,和如何協助病人及家屬善用和處理「病識感」。

 

  簡單來說,病識感就是察覺自己的病徵,知道是不尋常,知道要這些病徵是因爲某種疾病引起的,知道這疾病是要治療的。

 

  大部分病人都有這種醒覺,問題是很多情況下,它微小得容易為人忽略了。

 

  我愛用醉酒經驗的比喻來病人的經歷。曾試過飲酒的人都明白最初是一種主觀感覺自己的狀態有變化,輕鬆一點,放任一點,不再像平常那種拘謹自律的狀態。繼續喝酒的話,會覺得自己已到臨界點,通常我們就會說:「不喝了,再喝會醉的!」

 

  如果在這刻可以停下來,作適當的處理,那就平安。若錯過此刻,繼續喝的話,醉倒街頭,醉酒鬧事便難以避免。

 

  當某學生在社交平台上感歎「很大壓力,很疲倦呀,不知如何熬過」時,他的同學們看見這兩句之後,七咀八舌地邀請他傾談,勸他求助,還介紹一些校內校外的輔導機構給他。這就是好好把握他的病識感,向他提供恰當的意見。

 

  相反地,若他本人不暸解這是壓力徵狀,不出聲求救,那便要靠親友的觀察力和敏感度了。這好比那些看見某人微醉時,提醒他要慢嚐,或提供清水讓他補充水分一樣。

 

  單是察覺患者的病徵,明白這是那一種類病,只是擔心他有精神情緖疾病是不足夠的,親友還要有兩種重要的資訊:其一就是如何轉介他去治療,尤其是如何安排那些已步進堅持自己沒有病和拒絕治療的階段的患者得到適當的診斷與治療。

 

  更重要的就是親友要明白得到延遲治療的嚴重後果。若親友不干預協助,及早安排患者接受治療的話,患者在病情深化之後,就難以主動去求助,亦增加了患者影響他人或傷害自己的風險。

 

我要回應
投票區

2017-03-02

經濟通X晴報聯合舉辦

【最後衝刺(3月2日至26日)】2017特首選舉進入最後階段,你撐邊一個?(17903人參與)559

  • 曾俊華

  • 30%
  • 胡國興

  • 2%
  • 林鄭月娥

  • 67%
  • 全部不支持

  • 1%
  • C
  • D
  • D
產品簡介

【etnet x 香港理財月2017】賞你 實用「錢家有道」行李牌

【DIVA品味派Start a #Greenery Day】送你春日清涼雪糕禮劵

【DIVA品味派】賞睇《一念無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