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MENT 管理
【小編的失明體驗】弱視男聲音導航!與人同行黑色世界 2018-04-06收藏文章
Text: Yan Law   Photo: Daren Cheng
  • 我要回應

  儘管手裏拿著白杖探路,但當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心裏始終有些惴惴不安,便忍不住思忖:當下還有甚麼可倚靠呢?幸好此時,一把沉穩但不失輕鬆的聲音在身旁響起──「我是Edward,今日將會由我負責帶領你們,在這裏度過約一小時的旅程……」

 

 

  在「黑暗中對話」體驗館擔任導賞員已有四年的Edward,是一名弱視人士,目前視力只有常人的兩成。他不諱言:「很多人認為,我們看不見東西,就等同沒有工作能力,甚至連外出活動都不能自理,是社會上屬於較低一級的人。」

 

弱視者也可當化妝師?

 

  所以Edward總是很期待,在每趟「黑色之旅」的尾聲時,可以坐下來與參加者分享自己的故事,讓他們更了解視障人士的真實生活。「同時,我亦很想和從事不同行業的人對話,看看自己還可以做甚麼工作,尤其是一些我從沒想過可以做到的事,想將來挑戰一下。」

 

  Edward憶述,其中最難忘的一次是,他帶了一個化妝師團。「我是不化妝的,我也不知道女孩子是怎樣化妝,所以那次帶團,我幾乎沒有給他們時間發問,只顧自己不斷追問:我可以怎樣化妝?我有能力化好整個妝容嗎?然後他們告訴我,我是可以做到的。」

 

Edward的外表和行為與一般人沒有分別,若不認識他,真不知道他會是弱視者。

導賞員的日常工作,便是帶領參加者在黑暗中摸索世界。Edward說:「我很想了解每個人面對困難(例如突然看不見東西)時的心情,然後用自己的經歷去幫助他們過渡。」

 

  本以為弱視者學化妝已足夠讓人驚訝,但沒想過的是,Edward在更早以前就已經試過挑戰自己──學調酒。「我上了一年基礎課程後,便去了酒吧實習,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這個工作環境很不適合我。」他解釋說,酒吧的環境太黑了,而且四處都是酒瓶和玻璃杯,很容易因為看不清楚而不小心撞倒打碎。雖然當年挑戰失敗了,但Edward一臉豁達說:「試過就覺得ok了,就是認清到那份工作不適合自己,然後再去找其他工作。」

 

不依賴僅餘的視力

 

  今年二十七歲的Edward,其實並非天生弱視。他回想視力衰退的那天,是中三的某個早上。「睡醒後,已經覺得看東西很模糊,當時以為是眼睛發炎,所以並沒有太緊張。直到後來回到學校,上到六樓的課室後,再往地下望,才發現自己幾乎甚麼都看不到,終於開始懂得害怕。」

 

Edward的視力只有常人的兩成,看甚麼都是模糊一片。

 

  不過當時的Edward並未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便一直拖拉至放學後才去看醫生。結果醫生告訴他,他腦裏有一個腫瘤,雖然屬良性,但視神經已經被壓傷。「還能看到甚麼?在有光的情況下,我仍可以看出一個人的高矮肥瘦,卻看不清楚他的五官,也看不出他有沒有化妝。」

 

  年紀輕輕便遭逢巨變,幸好Edward性格樂觀,積極適應新的生活方式。「最大的功課是,我要學習不依賴自己僅餘的視力!畢竟它已經大不如前,倒不如發展其他的感官機能。」他說,視障人士主要依靠聽覺來接觸世界,「縱使香港是一個很嘈吵的地方,但只要用心去聽,仍然可以慢慢鍛鍊出靈敏的耳朵,去細聽自己需要聽的聲音。」

 

  雖然「看不清」已是Edward生命中的等閒事,不過他心裏仍有一個想望,就是可以多多回鄉探望親朋戚友。「在我的記憶裏,公公婆婆還不是滿頭白髮,但我心裏清楚知道,他們已經老了很多,也瘦了很多,連行路都慢了,所以我很想回去看清楚他們,然後把他們的樣子記得更清楚。」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
產品簡介

【etnet Bonus賞你】「The ONE x ONE PIECE 索柏大冒險」限定版「探索航海筆記本」+「探『索』旅行袋

經濟通攝影記者張嘉奇於《前線‧焦點 2017》新聞攝影比賽獲得季軍

【得獎名單】「我最喜愛的社企計劃」全民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