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ALTH 財智
  • 政經頑石不低頭石鏡泉 加入最愛專欄 [本欄每日更新]
  • 石鏡泉是經濟通董事,經濟日報研究部門主管,負責研究部門及副刊部的整體發展及管理。石老師擁有逾20年的媒體及出版業經驗,現為《香港經濟日報》、旗下雜誌、及本網站的專欄作家。 此外,石老師曾出版多本有關投資、金融及財富管理的書籍,並經常在不同的投資及財富管理會議及講座中擔任演講嘉賓。


熱戰‧冷戰‧暗戰 2018-04-16收藏文章
  • 我要回應

  周六,港早上9時許,美國宣布聯同英法,對敘利亞射了導彈,謂是懲罰其使用化武。俄羅斯謂這有後果,美俄熱戰一觸即發?

 

  估計不會,因美國說這是一次性的懲罰。按理,敘利亞無還擊之力,俄羅斯亦不會對美國還以顏色,敘、俄可以做的怕也只是向聯合國投訴,用口水,不是用導彈,熱戰戰不了多少,但這不會就此無事的。美英法這次彈射敘利亞,會帶來暗戰、報復之戰,中東又多了個「殺啦熱窩」。

 

  在上周,筆者寫了篇文,講特朗普的三彈,導彈(射了)、肉彈(這個醜聞暫難去)、銀彈(由中美貿戰所帶來的,中國還會買美債?)。這三彈現在仍對著港投資市場的,是銀彈,中美貿戰,這個同樣也會揮之不去,而且在未來二、三十年都會揮之不去,因為特朗普又稱,要重回跨太平洋組織(TPP)。

 

特朗普研返TPP壓制中國

 

  TPP是奧巴馬為了要壓制中國的強茁,而組織東盟,來個兜篤將軍的。然而特朗普一上場就認為America已夠Great退出TPP,可以隻揪中國。一開打貿戰,中國強硬回應,加上習近平在博鰲一席中國更開放論,使特朗普先敗頭陣。特朗普要重回TPP,美國應可以重回的,但這又到中國揪心了。

 

 

  特朗普4月12日與共和黨參議員會面時說,已要求貿易代表賴海哲與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庫德洛,研究重啟TPP協商。

 

  特朗普也說,美中兩國最後可能不會對彼此課徵新的關稅,成為全球兩大經濟體最近的針鋒相對後,特朗普政府發出的另一個和解訊號。

 

  不過,特朗普隨後推文表示,只有當TPP協議比前總統奧巴馬磋商的版本更好的時候,才會重新加入。已從TPP更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11個成員國,都對特朗普有意重返表示歡迎,但也表示已同意的條款將很難重新談判。

 

  觀察家指出,特朗普對TPP態度的急轉彎,可能是認知到若他想孤立中國,就需要來自更多盟友的合作,目前華府的觀點是與其他國家合作,把日本、歐洲等拉進己方陣營,共同對抗中國,由美國回歸制定全球經濟秩序的規則,而非交給中國。

 

  為甚麼TPP這麼重要?以下是維基百科的資料:

 

  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是一個綜合性的自由貿易協定,包括了一個典型的自由貿易協定的主要內容:貨物貿易、原產地規則、貿易救濟措施、衞生和植物衞生措施、技術性貿易壁壘、服務貿易、智慧財產權、政府採購和競爭政策等。

 

  反全球化運動團體指控,TPP的實質內容並不只包含降低關稅促進貿易,還賦予跨國企業侵犯消費者權益、勞工權益及破壞環境的強大力量。日本京都大學副教授中野剛志著書《TPP亡國論》反對日本加入TPP,認為TPP本質是開放美國大財團進入各國搜刮利益的機制,日本廠商和一般人卻從美國得不到甚麼。日本經濟學者野口悠紀雄在《環球人物雜誌》的專訪中說,他曾提到「日本應該以海洋國家為目標」,但TPP與他所說的「海洋國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TPP不是經濟架構,而是日本與美國聯手在太平洋圍堵中國的政治架構,在經濟上毫無意義;中國是日本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如果日本通過TPP來圍堵中國,中國反擊,日本將蒙受損失,所以日本宜趁早放棄加入TPP。日本右翼團體「加油日本!全國行動委員會」也反對日本加入TPP,認為TPP將毀滅日本文化和經濟自主,使日本成為美國一附屬州。

 

美國國內普遍不看好TPP

 

  在美國國會中,美國民主黨也有大量人士反對TPP,即使是同黨的奧巴馬主張力推時,他們也不惜同黨相爭投下反對票。伊莉莎白‧華倫議員是最極力主張反對TPP法案的人士,甚至被奧巴馬視為主要反對領袖,她也因此被視為極左派人士。伊莉莎白‧華倫認為,TPP只會降低美國勞工和環境標準,並且更多工作機會移往海外,而所能創造的新工作遠少於宣傳的口號,且新工作可能是高階技能學歷的經營管理工作,多數低教育的貧苦大眾沒辦法應徵那些工作,結局就是另一個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式災難;且受到墨西哥等中南美洲國家的低價勞工、低價土地、低環保要求競爭,更多美國公司倒閉或只能外移。伊莉莎白‧華倫也認為,部分人士(包含奧巴馬)認為TPP能對中國產生某種圍堵或壓制,從而外交得分,是一廂情願:現有TPP的內容和虛弱又少數的國家聯盟對中國不會有任何重大打擊,TPP和亞投行所展現的強大能量不在一個等級上;意圖用TPP打造一個「美國俱樂部」,之後逼迫任何國家在和「中國俱樂部」之間二選一做零和對抗,都是不智的,也沒有幾個國家會想參加這種遊戲,當然沒有圍堵中國的效果;最終又是美國浪費另一個10年在打一場經濟版的中東戰爭,折損大量的人力、物力和威信,最終只有受害,沒有利益。2016年,眾議院6位共和黨議員致函奧巴馬,呼籲奧巴馬放棄在「跛鴨會期」(Lame Duck)就TPP進行投票表決。

 

  民主黨議員凱‧黑根認為,TPP支持者包含白宮一再表示TPP協議內容對勞工和環保規則要求最高,其本質是一場欺騙性的宣傳:美國要如何將影響力伸至別的主權國家境內,強迫他國遵守美國式的勞工和環保規則本質是高難度不可能的事情,一旦查緝到有國家違反又要怎樣給予處罰?若是被處罰國採取報復手段甚至宣布退出TPP、靠向中國勢力圈,而屆時美國又拿他無可奈何,事後也證明沒加入TPP好像也不會怎樣,那時又是一場外交災難。對於如何防止這些事情的發生,一直沒有任何有力方案;而親財團的共和黨絕口不提這些事情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他們自己也知道這些只是推動法案用的口號,等幾年後根本不會有人當真去執行。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認為TPP不能替美國創造工作機會和勞工薪資,與其在擔任國務卿與凱恩任參議員期間均支持跨太平洋夥伴協定的立場相反,應是為勞工選票改變立場。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及克魯茲明確反對TPP,其理由認為協定條件讓美國吃虧。

 

  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民主共和兩黨一致意見是廢除或無限期擱置TPP。

 

  2016年11月下旬,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中文國際頻道節目《深度國際》對TPP做出定調,認為國際兩年來太過於關注與神化TPP,使其成為一種媒體主題,事實上效力根本沒那麼大,所有參與國就算成功也富不到哪,現在失敗也沒想像中會多大受創,意圖以此壓制中國崛起則更是荒誕不經。其實,不論TPP成與不成,對中國總體戰略推動的干擾都極度微小。2017年1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剛上任便簽署行政命令正式退出TPP。

 

  從美國提案處外洩出來的TPP條文當中,含有一些關於著作權與專利權的條款,引發許多爭議,並且藥材專利可能傷害大眾用藥權利。

 

  日本漫畫家赤松健擔憂,同人誌之類的衍生作品可能遭非法化。

 

  TPP含有極具爭議性的ISDS(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機制,該機制確保外國投資者與地主國產生爭端時交由第三方國際仲裁機構(而非地主國司法體系)進行仲裁。然而,仲裁機構通常採黑箱作業機制,並向投資者與財團利益靠攏,而否決地主國的法律乃至立法,透過控告來阻撓地主國衞生、環保法規的立法與施行。

 

  看明白了,特朗普這邊口不講加關稅了,但另邊就要撿起以前放棄了的TPP棒子,你叫中國怎不揪心?對市場而言,熱戰、冷戰都不及暗戰可怕。

 

轉載自: 晴報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
產品簡介

【etnet Bonus賞你】「The ONE x ONE PIECE 索柏大冒險」限定版「探索航海筆記本」+「探『索』旅行袋

經濟通攝影記者張嘉奇於《前線‧焦點 2017》新聞攝影比賽獲得季軍

【得獎名單】「我最喜愛的社企計劃」全民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