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ALTH 財智
  • 樓市點評汪敦敬 加入最愛專欄 [本欄每周更新]
  • 汪敦敬先生從事地產代理業30年以上,創辦祥益地產,認為中小企不要模仿大公司的經營方針,應發展屬於自己獨有的策略去開發藍海市場。

    撰寫樓市評論文章20多年,於2009年金融海嘯後認為市場會出現新的秩序及邏輯,主力撰寫有關新常態(new normal)文章,更強調在機會成本的法則下「買不買樓也充滿風險」甚至「不買樓的風險更大」!

    近年汪氏提倡「平民財技」,認為在波譎雲詭的世道中一般市民也應該講究理財的技術,故撰寫普羅大眾也能掌握的財技分享。

    汪敦敬經營企業的格言是「上善若水」,認為營商要「追求增值不求奪財」,祥益地產高度參與社區公益及慈善活動,融為一體!

三任特首與地產霸權 2015-11-04收藏文章
  • 我要回應

  2008年12月的那個晚上,我在華氏104度的高燒下仍撰寫房屋政策的建議書至零晨4時,因為第二天的早上我牽頭各大地產代理商會與房屋局官員會面。當時發生了金融海嘯不久,銀行在恐慌下幾乎完全不做按揭,我們要求銀行恢復正常運作。

 

  另外,我們亦認為應該趁靜市重新部署房屋資助政策,業界也認為靜市正是幫助年輕人上車的一個機會。很可惜,代理業人微言輕,結果香港也是繼續錯失令樓市更健康發展的機會。那些年,筆者仍可拼搏,廿多年的中小企拼搏生涯,已習慣輕舟強渡,我認為,我們這一代應該為下一代爭取更好的明天。

 

  我一直不甘心04年政府取消了置業資助貸款,我在取消前盡了最後努力,也是聯同地產代理五大商會提交了置業資助貸款的減肥方案「重訂置業資助貸款綠皮書」,將原本53萬(家庭)的貸款改為約29萬左右。04年屯門市廣場仍可以92萬買到,我們得到了當時房屋置業資助小組的委員接見,亦曾令到一些人心動,很可惜,有關政策最後都是廢除!如果那時候不廢除置業資助貸款,我深信會更多年輕人上到車,而社會財富亦會更平均分配。

 

  地產代理在不少人心目中是地產霸權的打手,但希望雪亮的讀者知道,地產代理業中大部份也是和普通人一樣,是被打壓的一群。而更重要的是,我們亦有團結勇於為社會作「市場證人」指證權貴的時候。

 

  在03及08年的反映意見中,最令人失望不是政府的冷淡回應,而是公眾的短視。不少人當時認為重新啟動置業資助貸款等於「叫年輕人去死!」,甚至有不少人認為97之後的樓市大跌令很多人燒炭自殺,其實都與置業資助貸款鼓勵人入市有關。置業資助貸款只是一種平衡貧富懸殊的行政工具,無對錯善惡之分,在乎用得是否合適,當良好工具被政客及傳媒妖魔化之後,人們不單只失去了分辨善惡的能力,最重要是失去了解決問題的方法。一群弱勢的地產代理,面對社會錯誤的偏見洪流,當然無能為力,去到今日,香港人都未反省究竟自己在甚麼地方走錯了思路,連「知」也未掌握,政治上的「毒」真的厲害啊!

 

  當09年美國開始領導環球進入量化貨幣的時候,幾乎可以肯定樓價必然大升了,筆者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鼓勵人上車!「快!趕快入市!」當我們的高官在多年前已高唱美國加息買家要小心入市的時候,我只好以「買有風險,不買也有風險」去回應,微弱的聲音只能寄望有知音人有緣收到!人生無奈,情何以堪!

 

  本篇文章,我是想討論多任特首與地產霸權,他們如何影響著我們下一代,不過,當中還有一個主角,就是包括你和我的香港市民,還有回歸到現在香港人的三個能夠夢想成真的願望。

 

  我作為從事地產代理行業30年的人士,我深深認為香港地產霸權是存在的,地產霸權者即是透過壟斷,褫奪了別人的競爭權利,甚至影響到社會的財富分配結構!

 

第一任特首:自由空間 地產霸權開始萌芽

 

  在香港未回歸前香港人作出了第一個許願,祈求一個有能耐可以落實一國兩制的特首,讓香港人馬照跑、舞照跳,可以續享97前的太平盛世,避免過文革式的共產黨管治(縱使早已成為過去),這個史無前例的制度最後由董建華完成了。為了證明香港不會推行共產黨管治,中央給了不少空間,董特首是作出了不少忍讓,亦種下了民間隨意批評政府的風氣。所謂隨意本來是一個自由,但當隨意批評泛濫為黑白不分、多重價值觀念、甚至後來凌駕法律的時候,這個自由就是被放縱成為亂局了。人生是諷刺的,中國在未接收香港之前為保萬全,決定在選舉上推行比例代表制,偏偏這也成為後來激進政客的溫床。到了今天,香港的政治氣候已「少數騎劫多數!以人少欺人多」了!

 

  當然,97回歸衍生政治上的包容,這不單令政客得到不少好處,也令財閥得到不少空間,地產霸權當時尚未出現,卻已開始萌芽,但這發生可能是政治現實,更何況,董先生完成了他作為第一任一國兩制的香港特首,更加完成了香港人在97前的許願。

 

  如果民主是以人民為本的話,如果人民是政黨和政客的老細的話,那麼香港人這剛開始當家作主的老闆,似乎並不懂得賞罰分明了。董先生在一片埋怨聲下腳痛下野,因為傳媒及政客也令公眾相信兩件事,一是97年的樓市下跌是因為「八萬五政策」(縱使元凶是金融風暴)!第二是董先生的「有為規劃」令香港萬劫不復!以上兩點的成立,從此成為政治的法則,撇開了公平不說,香港人開始習慣不以事情的真相去批判事情,這老細沉溺在批判下屬的瑕疵!在小處留連,荒廢重點大事情。

 

第二任特首:無為而治 將責任交給市場

 

  董先生退任後,香港人便開始許第二次願了。當然,他們希望新特首最好愈「無為而治」愈好,供應土地愈審慎愈好!「就將一切交給市場吧!」這的確是香港人當時的心願,好,將一切交給市場,但交到市場等同將一切交到領導市場的既得利益者處了。

 

  曾蔭權正正是最高民望的特首甚至是官員,當年曾蔭權接任特首上場,香港人不是慶幸有一個「無為」的特首嗎?他的成功基礎正是以上當時的民意!他又怎會輕易走積極有為之路?對他來說,開發愈少風險愈低,地產霸權就在曾蔭權當特首的時候發揚光大,其中不正確實施勾地政策,令土地的供應主導權完全落在發展商手上了。地產霸權的終極保家及罪魁禍首其實是香港人本身。

 

  當市民嫌棄了董建華太過有為之後的十年,人們有沒有反思一下幫香港平安渡過沙士困境的自由行,正正是董建華時代的德政?而年輕人買不到樓,正正是欠缺了董建華時代的類似八萬五政策?香港人沒有去反思,而且就更進一步去踐踏自由行的制度,受傷害的絕對是我們的下一代,顯然,香港人這個老闆似乎太糊塗了。

 

第三任特首:改變遊戲規則 打破壟斷

 

  在進入2010年之後,不少人開始醒覺香港已荒廢建設、內耗過渡及競爭力下跌,於是又再許第三個願望,希望有個新的特首可以強硬、不賣賬及可以改變遊戲規則。香港人這個心願又再一次達到,梁振英上場的確不賣賬給地產霸權,更改變了遊戲規則,包括取消了勾地政策、更嚴謹地立法一手規管條例、為市場引入了大量的發展商去打破壟斷。因為實行了實用面積,沒有發水之後的一手樓,發展商盈利厚度大減。不過,雖然香港不斷許願也能夢想成真,但是香港人並不覺得幸福,因為香港人這個老闆仍然是比較喜歡從小處挑剔下屬,而忽略了下屬有沒有做好最重要的工作,梁振英未上場之前已經定形成為了魔鬼,香港地產霸權由盛而衰,傳媒甚至討論區都隻字不提!

 

  在長遠發展上香港已重拾長遠發展的藍圖,而現在上車的人士因為必須要通過壓力測試及入息比率的門檻的關係,不單樓市變得穩定,也令入市者不會重渡97後的困境,香港在梁振英上場後出現了重要的轉變。

 

  筆者撰本文不是要支持現任政府或批評香港人,而是用積極的角度去看,今日香港的困局是可以、也只可以由香港人自己去解決。市民才是政治上的種子,我們成熟,政客就成熟,我們幼稚,就只會出到幼稚的政客,將問題由自己進步中去解決,寄望自己做個好老闆,比寄望政客做得好實際得多。

 

  當香港,人們幸災樂禍去支持女兒掌摑母親、法庭命令被人咀咒、警察被人辱罵的時候,我們的未來及下一代還可以用甚麼去分辨事實或者維持秩序呢?

 

我要回應
  • 作者/專欄搜尋
  • 文章搜尋
  • C
  • D
  • D
產品簡介

【得獎名單】【etnet New Year Bonus 賞你】TKO Gateway x Looney Tunes限量版行李牌

【DIVA 品味派 x 路路雜貨】甜蜜情人節 有機3D玫瑰花曲奇餅 Workshop 活動花絮

【得獎名單】【DIVA品味派】賞睇《情繫海邊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