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ALTH 財智
  • 陶冬天下陶冬 加入最愛專欄 [每周更新]
  •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美國想要強美元抑或弱美元? 2017-04-20收藏文章
  • 我要回應

  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後,曾經向一位商界大佬請益治國方略。對方告訴他,Hire people smarter than you are, and listen (聘請比你聰明的人,然後聽他的)。特朗普是一位商人,完全沒有從政經驗,對經濟學也不甚了了,在經濟政策上的確要從善如流。

 

  特朗普最近發炮,認為美元匯率過於強勁。言語甫出,美元大跌。但是幾天後,他的財政部長卻聲稱,強美元符合美國的長遠利益。特朗普團隊在政策上公開表達相反的意見,並不稀奇,但是這次關於美元的不和諧聲音,其實反映出不同的經濟政策理念和重心。

 

  特朗普的經商黃金期(也是他的破產高發期)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美日在匯率上鬥法,以期獲得競爭優勢(尤其於汽車業)對他的認知留下了深刻的烙印。特朗普比精英們更深刻地認識到中低產階級目前的絕望與憤怒,巧妙地利用社交媒體將憤怒化為選票,成就了一場選舉逆襲。他的make the America great again競選口號的一個重要環節就是製造就業機會,匯率政策和貿易談判乃是基石。

 

  但是自從九十年代魯賓擔當克林頓內閣財長以來,美國財政部一直奉行著強美元政策。強美元帶來了海外資金的流入,令外國儲蓄為我所用,拉低利率和資金成本,減輕了財政負擔、刺激了樓市股市,也為美國的創新行業提供著資金支持。

 

  這兩種觀點,難言孰是孰非,前者意在幫助製造業,後者試圖用動態金融製造新的增長點。此時此刻的問題是,哪一種更接近現實,得手的把握更大一些。筆者認為強美元的目標更容易實現。世界各大央行中,聯儲是唯一一個明言加息的,不僅加息力度在加強,甚至打算收縮資產負債表,減少流動性。這就使得美元成為QE世界中的異類。從經濟增長看,美國的就業復甦遠遠超前於其他國家,完全就業之下工資上漲也開始加速,通貨膨脹壓力時隱時現。再加上地緣政治和歐洲選舉變數,美元作為強勢貨幣這個趨勢,估計還會持續一段時間。當然由於美元前一段時間升值過急,因應經濟數據或政治消息匯率出現短期回調並不令人意外。

 

  最近特朗普的許多政策基調,都出現了修正甚至轉向,他在從一位狂野的候選人轉變為面對現實的總統,說明他有能力聽取不同意見,甚至打倒「昨天的自我」。相信特朗普時不時要談談弱美元,為升得過急的匯率降溫,但是筆者認為美國會維持強勢美元的國策,唯有如此才能將資金成本保持在較低的水準,為財稅改革背書,為緩慢地實現貨幣環境正常化製造穩定的環境。「讓美國再次強盛」,不靠弱美元。

 

  本文原載於今周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
產品簡介

【只演4場!】《ABBA 狂熱》演唱會10月底載譽重臨!

【DIVA品味派】賞睇《美國特工》

【DIVA 品味派‧Wednesday Treat】賞Guerlain [巴黎之吻限定版] 親親四色唇彩盒